平湖在线股票行情|中国太保最新股票行情
當前位置: 首頁 > 深度

第三屆國醫大師列傳⑩

盧芳:中體西用創新藥 醫教合一育桃李

時間:2018-01-05 來源:中國中醫藥報 作者:高繼明

中醫新史記 盧芳小傳

盧芳者,黑龍江肇東人也。其祖行醫鄉間,以耕讀之風育子孫,稚子懵懂,已經手引口傳,熟記藥性歌訣。家雖貧,不棄其學。臨考,立志學中醫承襲家業,考入黑龍江中醫學院。

其時中醫院校教學堪堪起步,授業諸師無例可循,難免晦澀,入學者多有費解而中道離棄者。盧氏獨下苦功,每每偷光夜讀,終如錐立囊中,脫穎而出,留校任教。更兼不忘臨證,醫教相長,相得益彰。嘗自嘲“人來瘋”,弟子愈多,授課愈精;病情愈險,探之愈深。

為求授課出彩、臨證見效,盧氏苦讀西醫理論,大膽試用,竟于此有所感、有所悟、有所闡發,終集其臨證經驗,出版《內科辨病與辨證》一書,以中學為體,西學為用,一時風行業界,為初入行者必備。

盧氏每回鄉,十里八鄉常有病患上門求治,均來者不拒,有求必醫,分文不取。有村婦苦三叉神經痛久矣,多方求治罔效,但求試治之。盧氏遍閱古今醫書,膽大心細重用川芎,方予村婦,竟四劑而瘥。自此得其治法,并由此研制出顱痛寧諸劑。

盧氏好鉆研,或笑曰其形跡類“醫瘋子”。其倡“脾胰同治”治消渴及其并發癥,為一絕;以“鼻通于腦”治中風,有奇效。其籌建雜病病房,專攻疑難雜癥,善用大劑量藥,自謂“用藥如用兵,不得已而為之。”然其每下藥,必有所據,更以身試藥,嘗服生半夏以驗藥效,并記述所感。

女史評曰:常言道,不瘋魔不成活,蓋不癡心一業無以成大師也。盧氏之于中醫,專注近于癡迷,熱愛近于癡狂。正因其癡,學業有所成,學術有專攻,醫術有突破。故其癡也,實為其于中醫之大愛也,亦為當下弘揚之甘于奉獻、大愛無疆精神也。

  初見國醫大師盧芳是在金秋9月的一個上午,在黑龍江省哈爾濱市中醫醫院的一間不足20平方米的診室中,擠滿了跟診的學生和就診的病人,剛剛上午9點30分,他已經接診了十余個病人。

  盧芳入行50余年來,有過多種身份,大學教師、臨床醫生、病房主任、醫院院長、省中醫藥管理局副局長等,人生經歷不可謂不豐富。然而,不論是說起兒時坎坷經歷還是曾經的非凡成就,盧芳都是寥寥數語,唯有提到“診病”時,他打開話匣子,滔滔不絕地講述起來。和中醫藥相伴七十余載,中醫藥已經融進了這個“東北老漢”的骨血……

  背歌訣 懵懂少年入杏林

  1939年夏天,盧芳出生于黑龍江省一個普通農村家庭,他的祖父是村里唯一的草根郎中。“在我剛有記憶的時候,我爺爺就教我背《藥性賦》《湯頭歌》《四百味》。那時候爺爺也不給我講解,他是一個鄉下郎中,會看些頭疼腦熱的病,沒有教學經驗,就是讓我背。因為年紀小,所以也不知道自己背的是什么。只知道我要是背下來了,他就夸我;我要是因為貪玩背不下來,他就打我手板……”

  盧芳的祖父是一個典型的“民間中醫”,通過書本學了些理論、跟師父見了些病例,便入了杏林。既為醫又為農,是個“有文化的粗人”,不懂唐詩宋詞、魏晉風骨,能教予孫兒的也只是些淺顯中草藥知識。在祖父“恩威并施”的教育之下,懵懂的盧芳就這樣接受了中醫藥啟蒙教育。雖然尚不能掌握書中的精髓,但中醫藥的種子還是在他的心中悄悄地扎下了根。

  上世紀40年代,在接連經歷了抗日戰爭與解放戰爭后,我國各行各業都處于百廢待興的狀態,守在黑土地上的盧家人,日子過得十分清苦,為了攢錢供孩子讀書,盧芳的母親連續3年都未在冬日為自己置辦一條像樣的棉褲,將這一切看在眼里的盧芳不敢懈怠。“不好好讀書,怎么對得起父母的付出?”苦日子給了盧芳堅持的力量,自始至終他都以高度自律的姿態和飽滿的熱情投入到學習與工作中。

  1956年,盧芳參加高考,他成績優異,有很多專業可以選擇。思來想去,盧芳還是決定繼承家學,投身中醫藥事業。回憶起當時的情形,盧芳用很接地氣的一句話做了解釋:“國家不可能沒有中醫,中醫不是鐵飯碗,但它是膠皮飯碗,好好干,它是摔不碎的。”這份對中醫藥的自信激勵著他不斷前進。

  勤思學 醫教合一著新說

  1956年秋,盧芳順利考入黑龍江中醫學院(現黑龍江中醫藥大學)中醫醫療系,成為一名中醫學生。上世紀50年代,正值我國中醫藥類高校初建、中醫藥專業教育從零起步,師生們普遍面臨著無教材可用、無經驗可尋的尷尬境地。“我們的老師都是外市縣的知名中醫,他們講課內容偏難,不適合初學者聽。當時有好多同學因為跟不上就退學了,真是非常可惜。”

  當時的盧芳也在學業上遇到了很多困難,為了能更好地跟上老師的教學進度,盧芳拿出了他幼時背湯頭歌訣的勁頭開始背書,《黃帝內經》《傷寒論》《本草綱目》……老師講到哪兒,他就背到哪兒,“書讀百遍,其義自現”,盧芳很快便入門了,成了班里的優等生。

  中醫是盧芳的興趣所在、也是他的精神寄托,在大學讀書時,他常常“偷時間”學習,“當時我想到一個辦法,就是睡前不上廁所,待半夜被尿意憋醒之后就著洗手間的燈光,起床把白天學的知識背一遍,記熟之后再去睡覺”。盧芳就以這種學習狀態,堅持到了畢業。

  1961年,盧芳以優異的成績和良好的表現,從全班108名學生中脫穎而出,留校任教。盧芳十分感激當年的留校經歷,“在學校,工作條件好,學習機會多,有利于我在業務上的提高。”

  過去,黑龍江中醫學院規定教師在擔任臨床教學期間可以不坐班,可以不參加臨床醫療。但是,盧芳認為“久讀王叔和,不如臨證多”,他主動走下講臺深入臨床,“病人才是醫生的良師。作為中醫,沒有實踐、沒有創新是不能長久的。”

  提起這一段“醫教合一”的工作經歷,盧芳有些興奮,“我當年就是個‘人來瘋’,學生越多,我就越有動力講;病人病情越復雜,我就越有動力去研究。醫教相長,老師和醫生這兩個身份并不沖突,只要肯下功夫,就能收獲更多。”

  為了能給學生講好課,也為了能讓病人更好地了解自己的病情,盧芳很早便嘗試用中西醫結合的思路去分析疾病,那時的盧芳年僅20歲。

  作為一名中醫醫療系的畢業生,西醫學并不是強項,但是為了能講得出彩,盧芳下了十足的功夫,“我當時手中只有一本西醫的實用內科學,如果第二天需要帶教,我就把書上相關的內容全部背下來。當時學生們的反響很好,病人也能通過我的講課了解自己的疾病,大家都很愛聽,我覺得很值得。”盧芳日復一日地對自己高標準、嚴要求,在不知不覺中他練就了扎實的西醫基本功。

  上世紀70年代,正值我國中西醫結合事業發展的初期,國家政策形勢一片大好,但在學術界仍有一定爭議。盧芳則堅定地認為西醫辨病與中醫辨證相結合屬于優勢互補,他認為中醫治療經得起臨床考驗,但苦于無法定量,如借助西醫之“術”,不但可以使病人更了解病情,同時也能更好地驗證療效。為此,盧芳特地將自己的臨床經驗匯集為《內科辨病與辨證》一書,于1979年出版發行,全書25萬字。雖然如今辨病與辨證已成為普遍應用的方法,但在那個時候,真正把中西醫相結合的理論應用于臨床,并以長篇論著出現的,盧芳是第一人。該書因其創新思想和學術價值深受海內外從業者歡迎,已經發行兩萬余冊,讀者遍布世界各地,

  創新藥 中體西用治頑疾

  現在在哈爾濱及周邊地區提起盧芳,很多人仍會把他和三叉神經痛進行綁定。在上世紀60年代,盧芳運用大劑量川芎治療三叉神經痛療效顯著,乃是當地一絕。也正是因此,在他不到30歲時,盧芳就被當地患者譽為“黑龍江四小名醫”之一。該治法也在1981年獲得了黑龍江省人民政府科技進步獎,這是黑龍江中醫界首次獲省政府頒發的獎項。

  研究三叉神經痛的治療對盧芳來說是一段“奇緣”。當時,鄰居家一位患有嚴重三叉神經痛的大嬸,在多方醫治無效后,找到盧芳,但求“死馬當活馬醫”。盧芳雖擅長內科疾病,但對于三叉神經痛的治療卻毫無頭緒,為此盧芳翻閱大量醫著,終于在《名醫別錄》中發現“川芎無毒,主除腦中冷動,面上游風去來,目淚出,多涕唾,忽忽如醉”的記載,這與三叉神經痛的癥狀十分吻合。但縱觀患者之前所用方劑,雖都含川芎一味藥,但效用并不明顯。

  盧芳認為《名醫別錄》中對藥材功效的記載當屬無誤,唯一可以進行解釋的,當屬藥物有效量不足,他決定提高藥量來嘗試治療。但臨床中并沒有相似的病例參照,為了保證用藥安全,盧芳查閱了大量有關川芎的現代藥理學研究報告及毒性分析,并未發現川芎有致肝腎損傷的風險,而其中含有的四甲基吡嗪有很好的擴血管、止疼痛作用,與《名醫別錄》的記載不謀而合。

  反復思量后,盧芳在處方中用了50克川芎作為主藥進行治療,患者服用4服藥后,奇跡般收到了顯著的療效。自此,盧芳治療三叉神經痛逐漸出了名氣,在之后的30多年治療過程中,為了獲得更理想的療效,盧芳開始研制顱痛寧沖劑及注射液,在經歷了多次親身制藥、試藥后,終于出了成果。成品“顱痛寧”不但對三叉神經痛有奇效,對頭面部的神經痛,如偏頭痛、枕大神經痛、眶上神經痛、緊張性頭痛、月經期頭痛均有卓效。目前,顱痛寧顆粒已經獲得國藥準字并批準上市。

  盧芳是一個閑不住的醫生,在“顱痛寧”的研究告一段落后,盧芳開始向其他專業領域進軍。1980年,盧芳因工作能力突出,受醫院委托在黑龍江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牽頭建立雜病病房,專攻“疑難雜癥”。在工作中,盧芳十分善于將現代科學知識與傳統醫術相結合,將“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發揮得淋漓盡致。

  上世紀90年代,盧芳又相繼運用“脾胰同治”“藥搗病所”“鼻通于腦”等傳統中醫治療思路,完成對多種慢性疾病的研究及藥物開發。

  由于解剖學中胰腺的功能與中醫理論中脾的功能相類似,盧芳通過取類比象分析,認為糖尿病的病變臟腑主要責之于脾,提出“糖尿病是由脾氣虛弱引起脾氣呆滯而致水谷運化失常所致”,同時首創“脾胰同治法”。該治法經臨床驗證療效卓著,尤其對胰島素抵抗及多種并發癥者,起到了標本兼治、全面調治之效。他研制的雙解降糖精膠囊等系列藥物在糖尿病的治療方面療效可觀。

  在治療前列腺疾病過程中,盧芳根據中醫學“藥搗病所”的理論,研發出既方便,又安全的前列閉爾通栓劑。栓劑由軟堅散結的中草藥制成,使用時放入肛門置于前列腺附近,使病灶直接吸收藥力確保療效,填補了中草藥栓劑在治療前列腺疾病領域的空白。

  進入21世紀,盧芳開始潛心研究中風的治療方法。由于當時國內外所使用的治療缺血性中風藥物很難穿透血腦屏障起到應有療效,盧芳根據“鼻通于腦”的傳統中醫理論結合《傷寒雜病論》中記載的“藥搗汁灌鼻中”治法,應用熄風滌痰、通絡開竅藥物,篩選水蛭、川芎、冰片、三七四味中藥研制成中風鼻溶栓,用于缺血性中風的各個階段,療效顯著。

  不拘泥傳統的藥物用量,是盧芳治病的特色。“選方用藥,猶如用兵,不得已而為之。臨床用藥時要辨證辨病精準、視具體的病情而用。中醫藥的創新,不是把病人當試驗品,而是經過前期大量調查研究、確定安全后,方可實踐。”為了患者的服藥安全,在研究吞咽障礙疾病的治療時,盧芳曾親自試服生半夏,并詳細記錄下服藥感受。

  守信念 甘為人梯育桃李

  盧芳臨床是個不折不扣的“醫瘋子”,但他作為老師,卻十分地溫和。盧芳在黑龍江中醫學院工作,曾擔任內科主講老師25年,由于教學效果好,l979年被評為黑龍江省優秀教師。

  從1991年起,盧芳因為優秀的帶教能力,成功入選第一、二、三、四、五批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首次入選時盧芳52歲,是當年入選者中最年輕的,但是盧芳的教學經驗卻十分豐富。在學生眼中,盧芳沒有什么架子,講話間帶著一點“東北式”的幽默,帶教時總是悉心地與學生探討病例,讓學生主動思考。

  “用臟腑學說定位,再用八綱去定性,結合氣血與痰飲……”每接診一個病人,盧芳都會仔細診察患者的病情,并將對疾病的辨證分析和診治要點詳細講解給學生聽。“我年紀大了,希望能把我的經驗傳承下去。只要病人還需要我、信任我,我就一直看病。我要謝謝學生們來跟診,因為有他們,我才更有動力去進步。我希望他們能青出于藍而勝于藍,這樣中醫才能長盛不衰。”

  盧芳就是以這樣“甘為人梯”的精神,培養著中醫后繼者。帶教20余年來,盧芳培養了10余名學術繼承人,其中有多位省級名中醫、當地中醫臨床的領軍人物。2007年,盧芳與第三批高徒分別被評為全國首屆中醫藥傳承優秀教師獎及全國首屆中醫藥傳承高徒獎。

  除此之外,盧芳還曾先后任哈爾濱中醫醫院院長、黑龍江省中醫藥管理局副局長等職務,盡管崗位不同,但盧芳始終為中醫藥事業的發展盡心盡力。

  在哈爾濱中醫醫院工作期間,盧芳提出“三特一化”的辦院方針,要求“醫院有中醫特色、科室有專科特長、醫生有專病特點、結合現代化診斷手段”,成功帶領哈爾濱市中醫醫院走出西化怪圈,將哈爾濱市中醫醫院建設為一所中醫特色十足的醫院。

  盧芳認為中醫特色就是要“說中醫話、看中醫書、用中醫藥”,臨床醫生要有中醫專業特長、要擅長發揮中醫宏觀診病的獨特優勢,也要善于利用西醫的量化指標來判定療效,而不應該以西醫的治療方法取代中醫,也不應當單純以西醫的檢查指標作為中醫的辨證依據,只有將中西醫各自之優勢相結合,才能更好地發揚中醫。

  在黑龍江中醫藥管理局任職期間,由于當時實行醫療機構等級評審標準主要面向于綜合醫院,中醫院在硬件設施上很難達標。因此盧芳頂住壓力、主張依據地區及學科特色適當放寬對中醫醫療機構的評審標準,讓有技術、有追求的中醫院能夠破格提升,以提高中醫從業者的積極性。

  被評為國醫大師之后,盧芳的生活并沒有什么改變,他依舊忙著出診、帶教、做科研。入行50多年來,他從來沒離開過臨床。他說“為官是有任期的,行醫是一輩子的。組織需要我做什么工作我就去做,但是醫生是我最不能舍棄的職業。”(高繼明)

(責任編輯:郭昱彤)

凡注明 “中國中醫藥報、中國中醫藥網”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中國中醫藥網” 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中國中醫藥網,否則本網站將依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
平湖在线股票行情 重庆时时宝宝计划 重庆时时彩开奖结果银河易网 福建时时数据 410彩票送彩金 福建时时彩开奖列表 北京快乐8投注cp9368典c0m稳 重庆时时开奖官方同步 2018年在线韩国禁播片 重庆时时计划_人工版 急速赛官网 福彩3d2019035期开奖结果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视屏 江西时时历史结果 南粤36选7开奖彩宝网 重庆时时计划哪里买 广东福彩36选7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