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湖在线股票行情|中国太保最新股票行情
當前位置: 首頁 > 深度

第三屆國醫大師列傳?

韋貴康:仁心鑄新法 徒手愈頑疾

時間:2018-01-12 來源:中國中醫藥網 作者:王志翔

  

  韋貴康,1938年10月生,廣西賓陽人,中共黨員,大學學歷,廣西中醫藥大學終身教授,主任醫師,博士生導師。

  1964年河南平樂正骨學院畢業后在廣西中醫學院(現廣西中醫藥大學)工作至今。曾主編全國高等中醫院校教材《中醫筋傷學》,編著《脊柱相關疾病學》等著作26部。

  2017年10月28日,第三屆國醫大師、廣西中醫藥大學終身教授韋貴康在河南省洛陽正骨醫院接收8名弟子,年近80歲的韋貴康聲音洪亮,精神矍鑠。洛陽正骨醫院的前身是河南平樂正骨學院,也是韋貴康青年時代曾經求學的地方。1960年,從南方邊陲廣西到中原大地河南,韋貴康帶著堅定的學醫信念開始了他的大學時光。57年,彈指一揮間,他身上曾經的學生氣息已漸漸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歷經滄桑的從容睿智。

  少年立志 幾經波折走上學醫路

  1938年10月,韋貴康出生于廣西壯族自治區賓陽縣高田鄉,父親韋富田給兒子取名“貴康”,寓意身體健康便為貴。在戰火紛飛的歲月里,人們的衣食住行都成問題,更不要說健康能得到有效保障了。韋貴康4歲年那,父親韋富田積勞成疾,因“肺癆”離世。那時,韋貴康的妹妹韋貴容尚不滿一歲,母親才29歲。所以,在韋貴康的印象中父親的模樣很模糊,但母親的善良、賢惠在他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日子雖然艱辛,母親勤勞的雙手讓這個家庭重新煥發了生機,她用自己的愛呵護著一雙兒女,撫慰著年邁的公公和婆婆。在韋貴康的成長路上書寫著母愛的偉大!

  少年的韋貴康正逢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初期,在國家政治大局安定的環境中,求知若渴的韋貴康可以在安寧的環境中讀書求學。1952年夏,韋貴康與堂哥韋貴生順利考上初中,兩人勤奮好學,尤其是堂哥韋貴生,學習出類拔萃,成績名列前茅。不幸的是,由于醫療水平有限,初中二年級時,韋貴生因為肺炎感染離開了人世。父親和堂兄的離世在韋貴康心中留下了抹不去的記憶,年輕的韋貴康捶胸立誓:“我要學醫,將來當醫生。”

  1959年,通過高考,韋貴康如愿以償進入了廣西中醫專科學校(現廣西中醫學院)的中醫專業學習,由于成績優異,韋貴康在學習一年后被學校聯名推薦,保送到洛陽的河南平樂正骨學院學習,攻讀中醫骨傷專業。

  在河南平樂正骨學院4年學習期間,韋貴康在校長、平樂郭氏正骨傳人高云峰的言傳身教,以及各位老師的精心指導下,系統、全面地學習了中醫骨傷學,并在第一學期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本科畢業后,憑借優異的成績,韋貴康本可以分配到經濟較為發達的省區擔任重點院校的專業教師,然而,作為獨子,韋貴康更愿意在母親膝下盡孝,他對別離多年的家鄉有著深深的牽掛,所以,毅然選擇了報名回廣西工作,進入了廣西中醫學院(1964年由廣西中醫專科學校升格本科建制,校名為“廣西中醫學院”,現在為廣西中醫藥大學)。在這里,他既擔起了教書育人的職責,又在臨床上治病救人,實現了他少年時要“當醫生”的諾言。

  三尺講臺 躬耕育人桃李遍天下

  有人說,“醫者,意也。”也有人說,“醫者,藝也。”在韋貴康看來,中醫的手法就是把理論與技藝融合得較為理想的療疾方法之一。

  剛來廣西中醫學院時,韋貴康主要給本科、專科生授課,他備課前總把教案寫得“有綱有目,層次分明”。正式講課時卻不受教案的“束縛”,并且能夠充分考慮學生的喜好,不斷創造性地充實講課內容,將學術語言生動化、形象化,他注重與學生的溝通,時不時給學生提出問題引導學生思考,由于授課方式風趣幽默,他的課堂氣氛活潑、不沉悶,深受學生好評。1987年以后,韋貴康的教學以培養骨傷科的碩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和海外留學生為主。

  中醫乃至中華文化的古圣先賢都十分強調“知行合一”,傳統中醫教育十分注重醫技教學。韋貴康認為,在醫學實踐教學中,教會學生“診斷準確”是至關重要的一環,應讓學生親身操作、分析、思考,才能達到“體悟”的目的。醫技課上,一般都是韋貴康先把脈、體檢、問診,確認病證后,再有針對性地給學生講解,然后,讓學生輪流為患者把脈、體檢、問診并分析診斷。一旦發現學生有偏差,他會立即糾正,并耐心講解,直到學生弄清楚、弄明白為止。

  韋貴康認為,學中醫必須重視繼承與發展的關系,任何一門學科的發展都是在繼承與發揚的交叉中進行的,而中醫更為突出。韋貴康毫無保留地精心將自己的知識和經驗傳授給畢業生。經過50多年的耕耘,他先后培養了數百名碩士、博士以及博士后,為中醫骨傷事業人才培養作出了重要貢獻。

  讓中醫走向世界,這是韋貴康在20世紀80年代后期就著手開始做的事兒,尤其是就任廣西中醫學院院長之后,他進一步擴大招收國外考生。韋貴康不僅擁有眾多國內弟子,還擁有許多國外學生,這與韋貴康任廣西中醫學院院長時“開門辦學”的政策相關。“我的學生新加坡籍的最多,其次是馬來西亞,在越南、泰國、印尼、菲律賓也有。”韋貴康說。20多年來,韋貴康和其他老師共同指導的國外進修生已有1000多人次,韋貴康帶過的外國籍中醫骨科碩、博士研究生有79人。

  中醫工作注重傳承,正所謂“薪火相傳”。韋貴康說,“中醫知識比較晦澀難懂,需要以靈活多變、不拘一格的形式啟迪學生的思維,要通過耳濡目染讓學生逐漸接受中醫的思維方式。”在獲得國醫大師稱號之后,韋貴康認為,自己的責任更大了,自己在有生之年將不忘初心,在繼承發展中醫藥、培育中醫藥人才方面作出更多貢獻。

  知行合一 攀登骨傷理論新高度

  “將我50多年的臨床經驗傳承下去,讓更多的人受益是我的責任!”韋貴康說。

  大學畢業后,韋貴康并不滿足于在學校讀過的書本知識,他常常向民間醫生學習經驗以鞏固、提高自己的臨床業務能力。由于學習踏實,工作努力,并且在思想政治、業務技術水平方面追求進步。1965年,廣西中醫學院推薦韋貴康到天津市人民醫院進修學習,師從骨科專家尚天裕教授,在半年的進修中,韋貴康熟練地掌握了“中西醫結合小夾板治療骨折新療法”這一新技術,并將這一技術帶回廣西,主持開辦培訓班傳授、推廣。1975年10月,廣西中醫學院領導再次派韋貴康到北京參加第二期“全國中西醫結合治療骨關節損傷學習班”,主要任務是學習掌握并推廣“新醫正骨療法”,學習培訓一直持續到1976年2月,而正是通過這次學習,讓韋貴康有了一次“意外發現”。

  在北京學習期間,韋貴康在民航總醫院門診進修實習。有一天,一位姓顧的工人因頸痛伴隨高血壓前來就診,由于頸椎的結構比腰椎、胸椎等部位脆弱,醫療界對手法治療頸椎病一向如履薄冰、小心謹慎,再加上高血壓是禁忌用推拿手法的,所以韋貴康婉言拒絕了患者做旋轉復位手法的請求。第二天,由于頸痛加重,這位患者又來了,看著患者痛苦的樣子,韋貴康經過一番激烈的思想斗爭,還是決定給患者做旋轉復位的手法治療,施治手法之后,顧師傅明顯感覺癥狀減輕。5天后,顧師傅帶來了感謝信:不僅治好了頸椎病,連高血壓也好了。正是這次“意外發現”為韋貴康征服“脊柱相關疾病”揭開了序幕。

  回到廣西之后,韋貴康又治愈了數十例血壓異常的頸椎病患者。于是,他與同事一起將“頸椎型血壓異常”這一“頑癥”作為主攻方向,傾注心血、深入鉆研,并進一步提出“脊柱相關疾病”研究,撰寫了10多萬字的“脊柱相關疾病”的學術論文,在業界廣受好評。1991年,韋貴康團隊申報的“旋轉復位手法與治療頸椎性高血壓異常療效研究”榮獲國家中醫藥管理局頒發的中醫藥科學進步獎三等獎。韋貴康總結道,心腦血管疾病、肺病、胃病、糖尿病、抑郁癥、頭痛、失眠、記憶力減退、耳鳴、慢性疲勞綜合征、男性陽痿、女性月經紊亂等都與脊柱的問題相關。

  在研究“脊柱相關疾病”的過程中,韋貴康提出了“脊督一體論”“脊柱六不通病機”和“六通治則”,發明了“移動式脊柱均衡牽引架”以及中藥“脊髓康”和“痛安湯”。在臨床中大膽創新,形成獨具特色的韋氏手法,韋氏手法應用脊柱力學平衡原理,定位、定向、定量操作,具有“穩、準、輕、巧、透”的特點。2012年,韋貴康在“脊柱損傷整治18法”(母法)基礎上又增加16法(子法),成為骨傷科領域有一定影響力的診治流派。

  不拿架子 平易近人如和煦春風

  身為院長的韋貴康從來不拿架子,甚至放低自己的姿態,尤其對待學生與患者更是平易近人、無微不至。他經常對學生噓寒問暖:有什么困難嗎?住的條件如何?吃飯習慣嗎?上課聽得懂嗎?將患者視如親人,記憶力強,幾乎對不同時期每一位患者的病情都了如指掌,并時常教導學生“細節決定成敗”。他為患者治病,能一次治好的,不讓患者跑第二趟;鄉下來的患者,生活條件差,他想方設法減輕患者經濟負擔。“治愈一個患者,是我們醫生應盡的責任,不能看成是自己的功勞;不治愈的患者,或效果不理想的,也可能是我們當醫生的還沒有盡到應盡的責任。因此,一個好醫生,要有百分之百的愛心去同情患者,要精益求精地為患者治療。”韋貴康說。

  “韋老師出門診的日子,找他看病的人很多,他經常不顧自己的身體勞累,堅持為所有等候他看病的患者治療。老師經常因此錯過了吃飯時間。”廣西中醫藥大學附屬瑞康醫院大骨科副主任陳鋒說。

  “韋老師作為院長,卻沒有院長的架子,我們十幾個人剛到南寧,他和助手就親自到機場迎接大家。住進外事樓宿舍后,他經常看望我們、關照我們,使我們這群放下工作前來讀研的弟子們感到分外的溫暖。”馬來西亞籍針灸師丘德興博士回憶道。

  新加坡骨傷科專家陳國全回憶,“我在廣西中醫學院學習時,因水土不服患上急性腸胃炎,韋院長因為在外出差,特意托師母來宿舍看望,并帶來一些藥物。幾天后,韋院長又專門來宿舍探望我”。每當想起這些留學中國時的點滴,陳國全內心總是滿懷感激。

  順勢而為 傳承經驗始終肩負使命

  為進一步傳播中醫藥,推廣中醫手法,1991年10月,韋貴康正式創建“廣西國際手法醫學協會”,推動了中醫骨傷、按摩推拿、正骨整脊以及指壓療法等多種涵蓋手法操作治療的交流與合作。2005年,韋貴康和門下弟子周紅海商議,與新加坡籍弟子林春發、美國的王守東教授聯合牽頭成立世界手法醫學聯合會。

  2012年11月,韋貴康以世界手法醫學聯合會主席、廣西中醫藥大學終身教授的身份出席在斯里蘭卡舉辦的第50屆世界傳統醫學大會,會上,他做完題為《頸椎調骨、理筋、對癥手法具體應用與力學原理分析》的學術報告后,還當場做手法示范。他為臺下一名頭部疼痛的女士實施韋氏奇穴反射止痛手法和點按生津法,神奇的療效引起全場熱烈的掌聲。

  “幾十年前,國外人士對中醫手法不太理解,因為主流醫學是現代醫學,他們稱中醫手法為‘非主流’。后來,隨著臨床與學術交流不斷深入,外國人逐漸認識到了傳統中醫手法的獨特療效,中醫手法在海外的傳播也漸漸打開局面。”韋貴康說。

  對中醫藥法的頒布實施,韋貴康也十分關注,他說,“中醫藥法的頒布是一件利國利民的大事。在落實中醫藥法方面,希望能得到社會各界更多的支持與理解,為中醫藥的發展營造一個良好的氛圍。”

  韋貴康還很重視中醫的科普工作,他經常參與一些健康公益活動,為民眾宣傳如何保養脊柱以提高生活質量。除了已編寫的《中醫筋傷學》《中國手法診治大全》《脊柱相關疾病學》等專業著作外,近年來,他還特意編寫了《姿勢決定健康》《養骨能救命》《脊柱相關疾病掛圖》等科普著作,受到讀者歡迎。韋貴康說:“建設健康中國,應從以治病為中心轉變為以健康為中心,所以要大力發展中醫藥。”

  韋貴康認為,現在雖然活動多了,但要清楚自己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能做的一定要多做一些,不能做的也不要勉強。“現在每周仍堅持安排6天的門診,雖然自己的空閑時間不多,但再忙也要每天抽出來5分鐘,練習自創的‘五分鐘五步輕松養生功’,而且鍛煉比過去更積極了。”

  “保持身體健康,才能為中醫藥做更多的事。”在韋貴康心中,把自己的臨床經驗盡力傳承下去是他最大的愿望,也是支持他不斷前行的最大動力。(王志翔)

(責任編輯:郭昱彤)

凡注明 “中國中醫藥報、中國中醫藥網”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中國中醫藥網” 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中國中醫藥網,否則本網站將依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
平湖在线股票行情 内蒙古时时800走势图 吉林时时走势图 抢庄牌九最新版 北京pk10走势软件 p好运来下载 白沙娱乐场 百人牛牛押注技巧 足球混合投注 pk10 6码如何倍投 北京快车pk10官方网站 新强时时彩三星走势图 彩99怎么下载安装 捕鱼达人2原版下载 北京塞车最精准7码计划 中信彩票注册 抢庄棋牌